Share this content on Facebook!
14 Sep 2018
慢慢覺著時光開始沈澱了,如壹抹繁華的艷陽,從夏日旁晚清涼的池塘中滑落,悄然走進了秋日的詩行。彼處,依舊是微風不燥,歲月靜好。萬裏黃沙之上,依舊有人沈腕撥鐙,疾書壹行字:“相忘於江湖”。其實在光陰裏,我們都是趕路人,終歸有壹天日子將會過得如煙火演滅那般平靜且豐盈。正如微風,拂過草地上的清露,在林間流動之際,那些路邊的小花兒開也不再張揚。

  素白的光陰裏,短暫的相遇邂逅,我們轉身便策馬揚鞭,奔向遠方。而在時光荏苒裏隨心事漸漸寂寞的日子裏,誰又繁華了悲傷,疼痛了幸福。最後,又是誰背負著沈重的枷鎖,固守僅存的堅持,明知無望卻忍著寂寥劃過了逆流的哀痛,終於嗅到了春。

  曾經,我們都不停奔赴著自己最美的風景,卻壹直在放棄。暮然回首之際,夜幕卻依舊如期降臨,舉目四望,偌大的桌邊只我壹人,空對,壹盞冰冷的茶。才明白那些曾相伴走過壹遭的人,那些當初索然無味的問候,那些毫無方向的旅途,那些種種過往的雲煙,原來才是這世間的所有懂得的饋贈,也許只有光陰知道,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的默契,日久彌深,卻又宛如初見,忽爾盛開,。

  每每念起沈園遺夢,心中倍感淒涼。時常做想悠遊放蕩如陸遊在遇上唐婉那壹剎間,眼簾中飽含是情、是怨、是思、還是憐。如若是我,定會上前壹步,淺淺微笑,謝謝妳給了我這壹段清淺的韶光,願妳別空負了我的流年。

  【釵頭鳳 陸遊】

  紅酥手,黃籘酒,滿城春色宮墻柳。東風惡,歡情薄,壹懷愁緒,幾年離索。錯,錯,錯!

  春如舊,人空瘦,淚痕紅浥鮫綃透。桃花落,閑池閣,山盟雖在,錦書難托。莫,莫,莫!

  【釵頭鳳 唐婉】

  世情薄,人情惡,雨送黃昏花易落。曉風乾,淚痕殘,欲箋心事,獨語斜欄。難,難,難!

  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角聲寒,夜闌珊,怕人尋問,咽淚裝歡。瞞,瞞,瞞!

  始終覺得這世上總有壹個人,溫柔了妳的歲月,驚艷了妳的時光。也許只是陪妳走過了壹段路,也許只是曾經給妳溫暖。張愛玲說:於千萬人之中遇見妳所想要遇見的人,於千萬年之中,時間的天涯的荒野裏,沒有早壹步,也沒有晚壹些,剛巧都趕上了,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,唯有輕輕地問壹句:噢,妳也在這裏嗎?

  靜默無語,壹個人彳亍在光陰的小陌上,靜看兩旁花開花落,細數天機雲卷雲舒。就這樣默默走著,牽掛著,遇見也許正是壹朵花開的緣分,而生命恰恰是懂得的修行。

  依著門扉,在夕陽裏靜坐,握壹卷書品壹杯茶的安寧。歲月仿佛在時光中淬煉的越發醇厚了,而妳我依舊過著尋常的日子,不哀不喜得失安然。

  見與不見,何止想念。


Comments

There isn't any comment in this page yet!

Do you want to be the first commenter?


New Comment

Full Name:
E-Mail Address:
Your website (if exists):
Your Comment:
Security code: